“等疫情结束,我就嫁给你!”(来自疫情防控一线的报道)

  “爸爸妈妈,我现在要去上班了。今天是夜班,咱们明天早晨再聊。”2月5日下午5时许,挂断和父母的视频聊天,宋桂来快步走出家门。

  宋桂来是武汉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士。从除夕到现在,她一天都没有休息,全心全意守护着病人。“除夕夜,我也是夜班。晚上8点多,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看到通知要组建护理应急队。”宋桂来说,她没和男友商量,也没和父母讨论,直接就报名了,“当时,完全是职业本能反应,根本来不及考虑。”

  在武汉儿童医院,今年28岁的宋桂来已经工作将近5年,完全符合通知中“具备儿科病房独立值班资质、静脉穿刺技术过硬、身体素质好的护理专业党员、职工”这一要求。刚报完名,她才反应过来——正月初三,要去男友家见未来的公婆。

  “能不去吗?你要是被感染了怎么办?”男友问。

  “你要理解,孩子们更需要我!”宋桂来答。

  “还能请假吗?”妈妈泪眼婆娑。

  “这个时候怎么能请假?医务人员都请假了,病人谁管?疫情怎么能结束?女儿,你做好防护,我们等你回来。”爸爸力挺。

  “你们都放心!我会做好防护的,没事!”就这样,宋桂来义无反顾地上了“前线”。

  重症监护室专门接诊危重病人,宋桂来和同事们一天“三班倒”。在病房,她们不仅要承担抢救危重病人的护理工作,还要管婴幼儿的吃喝拉撒以及洗澡等生活护理。“和大人不一样,小孩子只能通过哭声传递情绪,这就需要我们仔细判断是饿了、尿了、拉了,还是嗓子有痰憋气了。我们既要快速观察,又要盯着诊疗仪器。”她说。

  为节约防护服、口罩等物资,宋桂来和同事上班前都会互相提醒“少喝点、少吃点”,有的还穿上了纸尿裤。“好多同事担心把病毒带给家人,下了班就住宿舍,有人已经十几天没回过家了。”说到这,宋桂来有些哽咽。

  “医院领导对我们很好,特意安排食堂每天都把三顿饭送到科室门口。”宋桂来说,还有很多爱心人士给他们捐助了牛奶、饼干等生活物资,“我们现在每个人都绷着一口气,一定要把病人护理好,回报社会的关心支持!”

  上班路上,宋桂来又接到男友电话。在电话里,她对男友说:“亲爱的,我没事!安心等着,等疫情结束,我就嫁给你!”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2月07日 04 版)

(责编:曹昆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arcasxelmundo.com